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27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爆豪胜己不知道在走廊上坐了多久,过来给绿谷出久送药的小护士看着他表情狰狞地坐在门口,都没敢开口问他为什么不进去。她在心里衡量了一下难得能跟偶像搭话的机会与自己的性命孰轻孰重,最后还是放弃了去招惹生气中的爆心地的这个危险念头。

她将药端进去,甚至都没敢像白天一样和绿谷出久说话,将药放下后就离开了。

 

VIP病房门前的走廊一片安静,爆豪胜己坐在那里想了又想,决定去向医生询问有没有别的治疗方法。

这种需要AO进行肉体接触的治疗模式对于浓情蜜意的Alpha和Omega来说无疑是温和而有效的,但实在是太不适合他们两个了,他自己不得不控制那该死的本能,而废久则需要克服对他的恐惧。

恐怕不会再有哪对形成了标记关系的Alpha和Omega会像他们两个一样陷入这样的尴尬境地了。爆豪胜己早已深知绿谷出久是一个多么固执的人,他如果一直不想依附于自己,那么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做的。

 

他扯了扯自己皱巴巴的裤子站起身,旁边的门锁却发出了“咔嗒”的声响,那颗他万分熟悉的藻绿色的脑袋探出来,在看到他之后,才把整个人都挪到了外面。

“刚才看护士小姐的反应,我就知道小胜你一定还在外面,”绿谷出久的脸上露出了些爆豪胜己看不懂的释然和放松,“小胜你还没走真是太好了。”

“谁让你出来的?!”爆豪胜己没忘记医院里不能大声喧哗,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话语里的震惊和气愤。

他压低声音的质问让绿谷出久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但是这次绿谷出久很快就镇定下来。

 

“我只是有句话想告诉小胜,”他还生着病,需要扶着门才能让自己好好站着,身体包裹在大大的病号服里,显得有些单薄和瘦弱,可是他说出的话却一个字一个字重重地砸在爆豪胜己的心里,每个字都充满分量,“小胜和我之间的事情,可以给我些时间,让我再考虑一下吗?”

 

他在给我机会。

这样的认知让爆豪胜己生出些低人一等的感觉,却又让他感到欣喜,他的内心无比矛盾,以致于整张脸都皱成一团,看起来像个十足的恶霸。

他想说,不要误会了,我可不是去救你的。

他想说,我就是想要标记你,是最差劲的那种Alpha。

他想说,我不需要你来原谅我,因为这分明是做不到的事。

 

但是他一句都说不出口,最后只挤出来三个字。

“随便你。”

 

他走上前去横抱起看起来快要站不住的绿谷出久,他能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颤抖,但是这次至少绿谷出久没有去拒绝和反抗他。

绿谷出久确实如同自己所说的在进行着对他来说还非常艰难的尝试。

这却让爆豪胜己觉得心理有种慢慢被填满的感觉。

 

绿谷出久实在是累坏了,他的身体根本就没恢复好,服药之后就困得不行了,还勉强撑着折腾了那么一通。爆豪胜己刚把他塞回被子里,他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了。

“快睡!”

“小胜明明说……喜欢我,说话……还这么……凶……”

绿谷出久咕咕哝哝地说着,说到最后话已经含混不清了,眼皮耷拉下来就睡了过去。爆豪胜己顶着张因为他的话而变得通红的脸,瞪着这个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只能把气都憋回肚子里。

 

绿谷出久总能打乱他的计划,结果他现在既没有办法再对他提出解除标记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去找医生沟通用纯药物治疗替代“安抚”辅助治疗的事,还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种名为雀跃的情绪。

在爆豪胜己过去22年的人生中他都鲜少有这样的心情,毕竟他从来都认为自己的每一次胜利理所应当,也一直没遇到过什么需要战胜的挫折,只有在绿谷出久这里他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还毫无办法,时至今日才勉强算是有了进展。

 

他看着绿谷出久的睡颜,不明白以前的自己怎么会觉得这张脸怎么看怎么碍眼。

 

然而他没能看太久。

他裤兜里放着的电话突然振动了起来打断了他的好心情,他敏锐地觉得这时候打给他的电话不会是什么好事。他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切岛锐儿郎,他走出病房后才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切岛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他身后上鸣和濑吕还叽叽喳喳地争论着什么。

“出事了,爆豪!你现在方便来一趟事务所吗?”

 

绿谷出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病房里依旧只有他一个人。和前一天不同的是,今天连爆豪胜己的自制便当饭盒都没有出现。

他有些莫名的失落,但是想到爆豪胜己的英雄身份,他又觉得释然了。

毕竟小胜是英雄,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也说不定。

 

他按下了呼叫铃,示意自己已经可以服药和输液了,过了没一会儿,还是之前那个小护士端着托盘进来。

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没像昨天一样元气满满地和绿谷出久打招呼。绿谷出久关心地问她为什么,她也只是摇了摇头。

她按部就班地给绿谷出久打针,给他递上今日的药片和热水。绿谷出久端着水杯,想了想还是问道:“你知道小胜……啊,你知道爆心地去哪儿了吗?”

“他昨晚就走了。”

 

她没有想要说更多的意思,绿谷出久也不好继续问下去。他看着小护士把医用垃圾整理好,端起了托盘,然后欲言又止地望过来。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绿谷出久问她。

 

“他们说,”小护士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艰难地开口,“他们说绿谷先生你是被爆心地强迫才与他在一起的,是这样的吗?”


tbc.

评论(31)
热度(777)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