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26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小胜说要和我在一起的事,我可以当做是……告白吗?”绿谷出久还没说完这句话就已经开始后悔了,这样的话一问出来,很多事情便没有了回环的余地,那些被他自己隐藏在心里的事情和小胜真正的想法都可能会被直白地剖出来摊开在他们之间。

他垂着头,已经擅自在心里做好了被爆豪胜己的回答刺透心脏的准备。

 

“你这个臭书呆子现在还在说什么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爆豪胜己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望向他的幼驯染,对方对他的忍耐和纵容好像也已经到了极点,再也没办法控制住,绿谷出久就那么看着爆豪胜己气汹汹地朝他走过来。

他伸出手探向绿谷出久的衣领,指尖还未碰到便见到绿谷出久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些,他的手指在空中停了一瞬,用力地捏了一把空气后,硬生生地拐了个弯,环过他撑在了床架上。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让绿谷出久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自从上次他被爆豪胜己强行标记之后,他就没再在清醒的状态里离他这么近过了,爆豪胜己身上的气味实在是太过于有侵略性了,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只是这么被他身上的信息素靠近过来,身体就擅自地开始发热。

更何况他刚才才肯定了之前对自己的告白。

那是真的。

爆豪胜己不会在这里骗他,他从来不屑于骗他。

所以那些不是他所想象的愚弄,也不是宣传的噱头,更不是为什么别的东西打掩护。他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去揣测人气英雄一举一动的真实意义,而爆豪胜己则在以爆豪胜己的身份对绿谷出久这个人说话。

是他的心里刻意去忽略了那些都是确确实实的,爆豪胜己自己的愿望。

 

“原来你连这都没搞清楚,”爆豪胜己的声音里及其罕见地带着颤抖,他几乎是咬牙切齿才能压下内心的那些情绪,“那我他妈做的这些事情在你眼里都是搞笑吗?”

 

绿谷出久从来没见过爆豪胜己这个样子,他不像是高高在上闪闪发光的那个英雄,他现在的模样就像是一头失败的狮子,颓丧而茫然。

 

“我没有那么想……”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突然生出些想要安慰他的情绪来,他一时间找不到现在应该说的话,只能吞吞吐吐地开口,把在心里翻来覆去想了许多遍的东西说了出来,“我……没办法往那个方面去想,因为小胜你很讨厌我不是吗?”

爆豪胜己没有像以往那样怒吼出声,他的声音都闷在嗓子里,显得格外的沙哑:“这话应该反过来说才对吧,说讨厌被我标记的不是你吗。”

 

他的话语里没有一丝疑问,似乎是笃定这是事实。绿谷出久的脑子乱做一团,简直要无法思考了。

明明被欺压的是他绿谷出久,被不公对待的是他绿谷出久,被强制标记的也是他绿谷出久,为什么爆豪胜己这时候却能够像是个受害者一样,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呢?

“我讨厌被你标记的原因,小胜你难道不清楚吗?”他说着质问的话,话语里却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他只是不能理解又不能相信罢了。

然而爆豪胜己的回答让他更加困惑。

 

“你是宁愿被随便哪个不认识的渣滓标记也好,都不愿意那个人是我,对吧。”

“小胜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一个Omega在外面发情,周围有多少个Alpha盯着你!”

 

爆豪胜己连眼眶都红了,他从靠近绿谷出久的地方撑起身,站直的时候甚至觉得有些晕眩。

“我去门口坐一会儿,你不舒服了就喊。”

他说完便转身往门边走去。

绿谷出久的手掌按在自己那处被他标记过的地方,那里正一阵一阵地发着烫,似乎在提醒着他什么。

 

他还算是个脑子好使的人,即使爆豪胜己说得不清不楚,他也隐约地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像他记忆里的那么简单。

“小胜。”他出言叫住了已经拉开门把手的爆豪胜己。

“说。”

“小胜当时是为了救我吗?”

 

爆豪胜己似乎沉思了许久,久到绿谷出久都快要以为他不会给他答案的时候才缓缓开口。

“我也不知道。”

 

门“嘭”得一声关上了。

 

爆豪胜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他刚才没办法冠冕堂皇地给出肯定的回答。毕竟他知道自己与其说是救了绿谷出久,更像是乘人之危。

他还记得那时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因为自己被敌人抓去废久不管不顾来救自己的事耿耿于怀,就闻到了一阵浓郁的青草味道。身为一个优秀的Alpha他自然知道那不只是普通的气味而已,而是Omega的信息素。

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发情的Omega会是绿谷出久。

 

如果是个随便其它什么人,当年想要成为英雄的自己一定会对他施以援手,然而他是绿谷出久。

是后来爆豪胜己才意识到自己对他抱着喜欢的感情的绿谷出久。

 

他当时几乎是瞬间就昏了头,不光是两人长年以来的积怨,也不仅仅是今天对他救自己的这件事的不甘,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赶来的道路上遇到的其它对发情的Omega蠢蠢欲动的Alpha们反倒令他现在更加不爽一些。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不是经过了这里,如果他不是本着想当英雄的愿望罕见地多管闲事,如果他就这么假装无事的路过甚至是根本没有经过这片区域,等待绿谷出久的将会是什么。

这家伙明明是个Omega,明明是个无个性的Omega,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家伙,为什么他妈的还老是要去管别人的事情!

他这种人,明明只要活在自己的羽翼下乖乖接受自己的保护就好了的这种人!

 

“Omega就该乖乖被标记才对,你说是吧,臭书呆子?”

 

他其实和其它那些想要标记绿谷出久的Alpha没什么区别。

他记得自己当时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才猛地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第一次做出了落荒而逃这种事。他躲在与绿谷出久仅仅隔着一面墙壁的地方粗鲁地解决了自己被刺激得勃发的欲望,这才敢回去将不省人事地绿谷出久背在背上送回他的家。

 

这种事情,他没办法装作都是为绿谷出久好。

 

他是自私的。


tbc.

评论(46)
热度(935)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