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22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刚刚经历过的梦境让绿谷出久本能地排斥着爆豪胜己的靠近,他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虽然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没再表现出更多的异样,但是那些动作根本没可能逃过爆豪胜己的眼睛。爆豪胜己没再说什么,只是放开了撑在他身边的手直起身来。他避过了绿谷出久望过来的视线,回身去捞盆里的毛巾。

 

“把衣服脱了。”他说。

就算背对着绿谷出久,爆豪胜己也能想像得到他不解而惊恐的样子。只是刚才靠近了他一些就能让他紧张成那样,更不要说现在还提出这种听起来很奇怪的要求。

爆豪胜己不是个喜欢解释的人,此时却不得不对绿谷出久说明情况:“你以为我会对你一个病号做什么?你这一身汗不擦干净是想病得更厉害吗?”

 

这对爆豪胜己来说几乎已经是极限了。

绿谷出久自然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如说他能想到最开始爆豪胜己端着水盆进来就是为了给他擦洗,只是没想到他却突然醒过来了。

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白爆豪胜己有什么必要做这种事,他不过是自己名义上的Alpha罢了,他们之间又没有什么看得过去的感情,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美好回忆,连恋爱身份都只不过是谎言。

只是为了维护这个谎言,小胜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绿谷出久突然觉得继续做噩梦可能都比现在的情况要好,至少他不用自己解开衣服去面对一个与自己关系并算不上好但是却标记过自己的Alpha,也不用亲身体验听起来就无比危险的来自爆豪胜己的擦身服务,更不会像现在这样为这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的奇怪事情而纠结不已。

他的手指已经在爆豪胜己的注视下不得不移到了病号服的最上面一颗纽扣,但是却还在尝试着做最后的挣扎:“小胜……我……自己来吧。”

 

“行啊,”爆豪胜己拿着拧干了的毛巾走回来床边,“你现在自己能走去洗澡我就答应你,不然就给我乖乖解衣服。还是你想让我帮你?”

绿谷出久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自己解起了扣子,毕竟与其等爆豪胜己动手还不如他自己来要更容易接受一点。

他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全都被爆豪胜己看在眼里,爆豪莫名觉得有些不爽,但却最终什么也没说。他轻轻地掀开被子的一角,把手探进去之后又把周围都掖好,这才蹭上绿谷出久的皮肤为他擦拭着身上的汗液,将他颈间到胸腹的汗珠都一一拭去后,才抬着他的手臂把他已经湿透了的衣服扯下来,将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好后再去给毛巾透水。

 

听着毛巾搅动着水流的声音,绿谷出久的脑子似乎也跟着被搅得混乱不堪。闭上了眼睛让他的感官更加的灵敏了,他的身体还发着热,一阵一阵的疼痛在体内流窜,然而毛巾拂过他肌肤的触感却无比温柔,像是可以擦拭去所有的痛楚。那是由爆豪胜己带来的温柔的抚触,是绿谷出久从未想过的爆豪胜己会做出的动作。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坏掉了,说不定是还在梦里才会有这样的感觉。这太不真实了,甚至比刚才的梦里爆豪拎着他开骂的样子还要不真实,那个凶恶的爆豪胜己所说的话仿佛还清晰地回荡在他的耳边,而眼前这个爆豪胜己却已经开始了第二遍为他擦洗身体。

然而绿谷出久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烫,并没有因为爆豪胜己的动作而冷却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又一阵蔓延开来的疼痛,痛得他的眉眼都皱在了一起。他的身上不断地往外沁着汗,看起来就像根本没有被擦拭过一样,甚至比之前出得汗还要多了。他的信息素也突然爆发出来,突然间整个屋子便充斥着由他的身体散发出来的青草味。

 

爆豪胜己不可能连这都感觉不到,从绿谷出久突然身上传出来的味道几乎要逼得他失去理智,他们本就是有着标记关系的Alpha和Omega,更何况他还对这个人抱着那样一份心思。

他差一点就直接扑上去了,还好平日里的训练让他足够有毅力,他用力地掐着自己的大腿,硬生生地将欲望压了下去。他扭过头不去看绿谷出久,无视了自己现在有多么渴求接触面前这个人,把手从他的被子里挪出来,拿过旁边准备的干净的病号服,尽量不直接接触到他的皮肤为他套上袖管,然后胡乱地把他再塞回被子里。

 

“我去叫医生。”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个字的。

 

然而他只往前走了一步,理智的弦便猛然崩断了,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在一刹那间付诸流水,他僵硬地转过身体看向那个罪魁祸首

 

几乎要蜷缩成团的绿谷出久从被子的一角探出一只手,轻颤着扯住了他的袖口。


tbc.

评论(40)
热度(837)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