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21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呼……呼……哈啊……”

绿谷出久紧紧地攥着自己黑色学生制服的领口,黄昏的夕阳将墙壁的影子投在他的身上,把他遮在小巷夹缝的阴影里。他潮红的脸颊和难耐的深情都被掩藏了起来,徒留一声声粗喘回荡在狭小的廊道里。

当然还有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的青草味信息素。

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不仅是个无个性,而且是个无个性的Omega。突如其来的性别分化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以至于他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的状况都变得格外糟糕起来。

学到过的生理知识告诉他不能再在这里多停留了,可是他连站稳的力气都要耗尽了,遑论从这里走回家,他倚着巷壁滑坐到布满灰尘的地面上,绝望而不知所措。

只要现在有任何一个Alpha闻到了他的味道,对他来说都是无法想象的灾难。

 

今天大概是刷新了他绿谷出久迄今为止的人生里的悲惨新纪录了,先是被敌人袭击,再是从最喜欢的NO.1英雄欧陆麦特口中听到自己这个无个性是不可能成为英雄的断言,现在又在回家的途中突然发情。

多悲惨啊,就在不到半个小时前,他还在幻想着有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能够获得欧鲁迈特的认可,然而现实不仅狠狠关上了他通往梦想的门,还把他的窗户缝都给封死了。

 

一个想要成为英雄的无个性Omega。

 

他真正体会到了身心俱疲的滋味,在窄陋的巷子里蜷缩成团,自暴自弃地想着自己果然如那个人所说的那样是那么自不量力。

还有比这更加糟糕的事情吗?

 

“喂喂,废久,居然是你在这里发出这种臭味吗?”

 

事实永远比想象的要更糟糕一些,爆豪胜己站在巷子口,绿谷出久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影子被拉长得狰狞,堵住了绿谷出久现在所能见到的唯一的光亮。

 

他闻到我的味道了。

 

小胜闻到我的味道了。

 

绿谷出久惊恐地蹭着地面倒退着,脑子里嗡嗡作响。

为什么偏偏是被小胜发现了呢?

就算他们回家的路线相似,就算他们刚刚才分开不久,就算爆豪胜己毫无疑问是一个能闻到Omega信息素的Alpha。

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在这种时候被他发现呢?

 

这种狼狈不堪的时候。

 

爆豪胜己一步步朝他走过来,而他自己却手脚酸软连移动都困难,甚至因为Alpha的信息素的靠近而本能地想要凑上前去,仅仅只是为了抑制这股冲动就耗尽了他的力气。

他感觉爆豪胜己看着他的眼神与看着一团垃圾实在是没什么分别。

爆豪轻松地拎着他的衣领就把他揪了起来,脸上是一贯凶恶的表情。

 

“我根本没有想你小子求救过,也没有被你搭救,”他说,“记住,我是自己一个人挺过来的!”

绿谷出久好像知道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徒劳地掰扯着爆豪胜己捏着他衣领的指节,祈求般摇着头说到:“小胜……请不要再说……”

 

“你这个无个性的废物,还想要小看我,想要施恩与我吗?!”

 

不要说了。

 

“更何况还是个Omega!”

 

不要说了!

 

“哈,Omega就该乖乖被标记才对,你说是吧,臭书呆子?”

 

不要!!!

 

“我……没有那么想……”绿谷出久的眼睛都红了,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滚出来,“只是因为小胜……需要……”

 

“老子不需要!”

 

爆豪胜己一把将他掼在墙上,粗暴地将他背后的衣领往下拉扯着,露出被绿色卷发遮挡住的腺体。

 

“啊——!!!!!!”

 

 

“哈啊……哈……哈……”绿谷出久醒了过来,他惊惶地大口喘着气,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梦到以前的事情。他虽然不是第一次梦到这件事,但是上一次做这样的梦也是很久之前了。

他的衣服都汗湿完了,被子里又潮又热,可是浑身上下都酸痛不已,他只能勉强把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直到看到身上穿着的病号服,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

 

他努力地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在确认记忆里英雄们已经顺利解决了敌人后长舒了一口气。既然自己都已经被送到医院了,那应该没事了吧……

他左右看了看,房间里只有这一张病床,便意识到这里应该是VIP病房了。屋子里除了他自己以外却没有别人,但是旁边的柜子上却摆着个黑色的背包,放在他头上的毛巾也还是温热的,显然是有人在照顾他的样子。

 

他还没来得及细想,病房的门就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出乎他意料的,爆豪胜己端着盆水走了进来。

爆豪胜己显然也没想到他醒得这么快,动作稍微僵硬了一下,但是马上就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朝他走了过来。他把手里端着的水盆放在空着的桌子上,一言不发地卷起袖子开始搓毛巾。

 

绿谷出久从没见过他做这些事,便忍不住趁着他背过身去的时候多看了他几眼,爆豪胜己手臂上的白色绷带就这么直直撞进了他眼里。

啊,是的……当时自己被挟持的时候……

 

“小胜,”他犹豫了一下,说到,“对不起。”

爆豪胜己听他说这几个字就觉得无比烦闷,扭过头问道:“你又道的哪门子歉?”

“因为我让小胜受伤了,所以……”绿谷出久诚实地回答。

 

爆豪胜己对他的这点简直忍无可忍,他拧了两下毛巾把自己的手擦干,然后走到绿谷出久的病床边,单手撑在床板上俯视着他:“别他妈老想着什么都是因为你,你给我记住,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

 

tbc.

评论(33)
热度(889)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