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18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们把这些废料给你们,你们放我们走,大家互利互惠;另一个是我现在就杀了这些人,你们不放过我们,担着这么多条人命,你们也就别想好过啦。”

镜站在那个大型玻璃盒子上,水岛和川成站在他的身后,爆豪胜己就浮在十几米远的地方。他们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毕竟不管怎么样在海上救助如此大量的人员不可能不惊动敌人,但爆豪胜己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带着绿谷出久与他对峙。

 

绿谷出久的手被绑了起来,水岛还牢牢地箍着他的脖子,川成害怕地站在后面。刚才他们的基地突然浮起来的时候,川成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他的个性对战斗没有任何帮助,英雄打过来的时候,他是毫无战斗能力的。

“这家伙真的有用吗?”他指着绿谷出久小心地问水岛。

“我怎么知道?!”水岛的心情也不好,本来英雄们找上门来就够让人烦躁了,镜让他去带这个家伙过来的时候他居然还被另一个无个性小鬼抓伤了手臂。

镜只是笑笑,面对这个传闻中非常不好惹的人气英雄根本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就算是爆心地,面对关系到恋人死活的事情也没办法不管不顾吧。

他有恃无恐地问道:“还是说,这个人怎么样你都无所谓?

 

这问题问出来,上鸣电气才反应过来那个明显被当作人质的人是谁。要知道他本来也不认识绿谷出久,天色又黑,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算近,他只是隐约觉得那个人有些面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倒不是因为问题里的内容,而是因为爆豪胜己的反应。

 

“他怎么样干我屁事?”爆豪胜己说道。

 

然而和爆豪从同学到同事认识了这么多年的上鸣电气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爆豪胜己现在明显心情很不好,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脸上的表情都比平时要更加凶恶一些。光是站在他旁边,上鸣电气觉得自己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快变成实质的黑气。

他怜悯地看了眼站在上面的人,就像是看着一群尸体。

当然,绿谷出久除外。

 

为什么这么不识好歹要去惹爆豪呢?

 

“但是老子最讨厌别人给我选择题。”

他刚说完这句话,手心里爆破而出的火焰便突然变大,他飞快地弹射而出,在快要贴近那个玻璃建筑时停了下来,向前伸出双手,巨大的爆破声夹杂着玻璃碎裂的声音一起炸开,在黑漆漆的夜里炸出一片火光。

他的动作太过于迅速,以至于站在屋顶的几人显然没想到他居然敢在水面上直接炸掉他们的落脚点,他们从上方坠下来,而爆豪则直接迎着掉落的玻璃渣朝他们迎上去。上鸣电气也在下方做好了准备,只等他们掉下来,就开始放电,有水的帮助的话只要一击就可以解决他们。

镜在那一瞬间看到了爆豪眼里满含着的杀意的目光,他这才有些慌了。

“你……你居然敢……”

 

他话音未落,爆豪胜己的拳头便直直地挥向他的面门。

巨大的水浪突然冲天而起,挡住了他的视线,等他再看清的时候,那些人已经退开了好几米,站在一处水台上。

 

果然……

废久的状况很不对劲。

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鬼知道那群该死的家伙是对他做了什么。

他直直地盯着那个用水的混蛋。现在跟刚才不同,他们已经有了防备,他没办法再这么直接冲上去了。

 

“水岛……”镜心有余悸,刚才爆豪胜己那一拳只要打中他……

他不敢往下想。

还好水岛的动作也足够迅速。

可是爆豪胜己凭什么就敢这么攻过来,他不管那些人的命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川成的大叫突然在他的背后响起。

镜回头看去,不知道这个神经病科学家在这种时候发什么疯。

只见川成指着不远处喊着:“他们居然要抢走我的实验品!你们必须把他们给我抢回来,必须抢回来!”

镜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有一艘救援艇开到了他们的背后,而他们关押实验体的那一块区域下的水面居然都被冻住了。

 

“现在才发现我们啊,”蛙吹梅雨正把人一个接一个从冰面上运到救援艇上,听到那边的大喊后说道,“看来小爆豪果然很吸引人的注意呢。”

八百万百站在旁边给上船的人递过去水和食物:“要是轰君在的话,就不用用制冰器这么麻烦的东西了。”

“不过成功了就好啊!”

 

镜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冷,现在他们的筹码就只有绿谷出久了,而爆心地却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更倒霉的是川成那家伙已经疯了,居然到现在还有心情去管什么实验品的事。

“喂,川成,”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弄醒他,我就帮你把实验品抢回来。”

他倒要看看,爆心地是不是真的能一点儿都不管这个人。

 

川成的眼睛立刻就亮了,他从自己白色袍子里摸出一根针管后便对着绿谷出久扎了下去。

“唔……”绿谷出久浑浑噩噩地醒过来,只觉得脑子一阵发烫,眼前的东西都模糊成一团。

镜有些等不及了,他扯着绿谷出久的头发逼他抬起头来,他故意扯得非常用力,然后用眼角去瞥爆豪胜己的反应。

 

果然。

怎么可能藏得住啊。

爆心地又怎么样?

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刚才你太急了,我都没来得及说,”镜托起绿谷出久的下巴,故意去贴近他,“他现在可是非常难受呢,你不想救他吗?”

爆豪胜己刚往前迈了一步,就被迫停下了。镜就放在绿谷出久颈边的手心里冒出一闪而过的光。

“哎呀,看来被发现了,”镜笑了笑,“不愧是爆心地呢。”

 

他索性将手心里尖锐的玻璃亮出来。

“不要动哦,不然我可不保证会做什么。”

 

绿谷出久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幕,便是爆豪胜己站在他的面前,他的腹部和左肩都插着一枚尖利的玻璃片,血液不断地从伤口的地方冒出来。

他耳边的镜开心地笑着,手里旋转着另一枚玻璃片,他的声音在绿谷出久听起来格外渗人:“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是把那些人还给我们,还是我和你继续这个游戏?”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便觉得自己的体内像是冒着火,烧得五脏六腑都疼,他难受地想要弓起身子,头发却被扯住了没办法做到。

 

爆豪胜己却在此刻刚好抬起头,与他眼神相撞。

 

“你醒了啊,绿谷,那就更有意思了,”镜也因为他的动作发现了他,转过来对他说道,“还真的要谢谢你,不然怎么能看到爆心地这个样子啊。”

 

是因为……我?

绿谷出久愣怔了。

是我给小胜拖后腿了吗?

 

“小胜……”

 

他喊着爆豪胜己,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觉得身体更加难受了,他赶紧咬紧牙关,不想被发现他的异样。

然而镜怎么会不知道他正在经历什么,这情况就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他恶劣地咧开嘴角,对绿谷出久说到:“叫给他听怎么样?”

 

绿谷出久根本不理会他,他的嘴角都被咬出了血,但是还是一言不发。

 

“叫啊!”

 

镜简直恼火极了,爆心地死活不松口就算了,现在连这么个无个性的Omega都不听他的话。他索性将手里那枚玻璃片再次丢向爆豪胜己,满意地看见它扎进对方的皮肉。

绿谷出久看到这一幕突然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然而他本就因为疼痛而脱力,手还被绑住,在两个人的钳制下他根本就动弹不得。

 

“喂……镜……”水岛觉得有些不太对,从刚才开始,镜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好像完全忘了他们本来只是想要安全离开,而不是和爆心地这样胶着下去。

虽然看起来他们正处在上风,但是不知为何,他心里满是不祥的预感。

 

“要不要再来一片?”镜的手里出现了第四枚玻璃片。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

他突然哭了出来。

 

“小胜你……小胜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做啊!”他大声地喊道。

 

“爆心地是不会输的……不是吗!”

 

他痛苦地看着因为他而束手束脚的爆豪胜己,看着他因为自己受伤,看着他因为自己任敌人摆布,看着他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能让他因为自己而经历他最讨厌的失败呢?

怎么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因为自己而变成这样呢?

 

你凭什么觉得小胜会因为你而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呢?

可是他现在就正在做他不该做的事情啊!

 

“小胜是……不会输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忍耐多时的疼痛感在他的体内爆发出来,他几乎要疼得晕过去。

 

然而他看到了爆豪胜己回给他的自信的眼神。

 

“这还不用你来说,废久。”


tbc.

评论(22)
热度(973)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