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一见钟情

关于

【胜出】最最不可爱的那个Omega[ABO] 16

☸ 个性社会背景

☸ Alpha职英咔 X Omega记者久

☸ 出久无个性

☸ 私设如山,狗血遍地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在被送到这个大概可以被称为“牢房”的地方的路上绿谷出久就发现了,这里的构造意外的简单,似乎除了一开始他呆过的那个房间东西齐全一些以外,别的地方都只是简单的隔开。

镜在一面墙上开了个洞,把绿谷出久推进去,绿谷出久再回过头,那个洞便消失了。

他打量着四周。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简单了,就连这个牢房,也仅仅是把所有被抓来的人都混在一处塞着而已,他还没来得及细看,一个干瘦的男人就突然张牙舞爪地朝他扑了过来,他的速度非常快,绿谷出久根本就躲闪不及。

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突然被什么人扯了一下,脚上的链子让他一个踉跄,重心不稳地跌坐在地上,而那个扑向他的人则直直地撞在了墙上。

 

“来这边。”

绿谷出久抬起头,之间一个看上去比他年纪小上一些浅栗色头发的男孩子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他知道刚才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便跟着他往房间的角落里小心地挪动着。

角落里坐着四五个人,年龄身材都大不相同,看见他之后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稍微挪了挪给他腾出个位置来。

还是之前的那个男孩子性格要好些,即使在这种环境里也没表现的太低落:“你是今天刚来的?我是平野,你叫什么?你可要小心一些,这里就只剩我们这几个正常人了。”

绿谷出久还对刚才扑向自己的那个人感到心有余悸,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被袭击,但听到那个那孩子这么说他大概心里也有了数。

“绿谷,绿谷出久。刚才那个人……是实验失败了吗?”

“看得出来的对吧。别看他只要做过实验的无个性都会变成那样,”平野叹了口气,又指了指更深处的一个角落,“那边都是些有个性的,不知道都被做了什么,反正自从我到这里来,送进来的有个性的人都是那么躺着一动不动的。”

“怎么会……”

“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是无个性也挺好的?”平野苦笑了下。

绿谷出久迟疑了下,问答:“大家……没想过逃出去吗?”

 

然后他便听到跟他们一起待在角落里的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阿姨的嗤笑。才觉得自己这么说话确实有些唐突了。

“有个性的人都昏过去了,无个性们又失常了大半,剩我们这么几个没有丝毫个性的人,连束缚手脚的镣铐都解不开,又谈什么逃出去的啥事情呢。”

“嗯……”绿谷出久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过,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我想英雄们肯定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

“英雄?”刚才嘲笑他的那个女人突然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即使不大也显得格外尖锐刻薄,“我看我们早就被放弃了吧,那群不中用的英雄,平时吹得天花乱坠的,关键时刻什么用都没有!”

“怎么会……”

绿谷出久刚想反驳她就被平野拉住了,平野附在他耳边小声说:“她已经被抓来一个多星期了,还是不要刺激她了。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想,我信你。”

绿谷出久听他这么说还是迟疑了下,不确定该不该把这种他自己都不能肯定的事情告诉别人,万一并没有如他所想,那只会让大家情绪更加低落。

“说吧说吧。”平野催促道。

“我是个记者……被抓的时候我开了录像,希望能拍到些有用的东西。”

“这不是很棒吗!”

“是……是吗……?”

“对啊比起我们这些什么都没做的,你已经很厉害了啊!”

 

绿谷出久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他很少被这么真诚地夸赞过,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他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就看到墙上的那个洞又打开了,平野没再回他的话,他们都安静下来。

这次镜和水岛两个人走了进来,水岛负责控制着那些暴走的无个性们,而镜负责给他们和那些昏睡的人扎针,等到一一处理完过后,镜才走到他们几个面前,将一个小托盘递给他们,之后二人便又出去了。

“这是……?”

“是营养针。”平野把托盘里的针管分给另外几个人,也给了绿谷出久一支。他的表情看上去很不好,跟刚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我最受不了这里的一点就是根本没有东西吃。”平野说。

看着他熟练地撩起袖子就把针管往胳膊上扎,绿谷出久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一边学着他的样子给自己注射一边说:“应该……马上就会好的。”

 

在这种封闭的环境里呆着根本不会知道外界的时间,周围的人都一个接一个地躺下睡了,绿谷出久却靠在墙上想着之前镜说的话。

因为你是爆心地的Omega。

这让他在心里的某处突然产生了些不希望英雄前来营救自己的愿望,至少他不希望爆豪胜己在这次的营救队伍里,毕竟对方都这么说了,摆明了是想要利用他绿谷出久做些什么。

但是他想了想又摇着头把这些想法甩出去,毕竟这次的事件就发生在爆心地所在的城市周边,他作为数一数二的英雄怎么可能不参与这么大的行动。而且不管从哪种意义上来讲,有爆心地的加入,都会让许多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那至少希望自己不会成为他的累赘。他想。

 

可是又一个念头从他的脑海里冒出来。

你凭什么觉得小胜会因为你而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呢?

他反问自己。

因为你是他的Omega?

 

别开玩笑了,那不是只是被刻意放出来的并不存在的假消息吗。

 

绿谷出久不自觉地揉着自己的后颈。虽然那里现在根本什么都摸不到,但是他还是能记得爆豪胜己的牙齿嵌入其中的疼痛感。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明明前不久才对自己发过誓不要再去想爆豪胜己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却没有一天不在想他。甚至今天原本还想跟他打个电话来着,骗自己只不过是去把事情说清楚,但其实是为了什么呢?

你看,只是因为那个Alpha标记了你,你就忘不了了。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这么没用的Omega。

 

他一个人自顾自地纠结着,便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他今天一天实在是太累了,本来现场拍摄的工作就是一件非常耗费体力的事,他还被抓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来,不知道在之前躺着的台子上被那些人研究了多久,醒过来之后又接二连三地受到惊吓,无论是身体上和心理上都太过于疲倦了。

 

然而他并没有能做个好梦,他感觉自己不过是刚刚进入睡眠,便被身旁的人推醒了,他头疼欲裂,而且还觉得有些晕乎乎地。平野伸出两只手用力地拍了几下他的脸,才让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一点。

 

“绿谷,绿谷……你快醒醒!你有没有觉得地板在晃?”


tbc.


——————————

谢谢大家昨天的体谅=v=

评论(19)
热度(919)

© Izutoki | Powered by LOFTER